警钟长鸣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>  法纪课堂 > 警钟长鸣  
古画局中局
发布时间:2022-1-26  文章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  作者:  点击数:1196   分享按钮

       2021年9月10日,江苏凤凰艺术公司原常务副总经理、凤凰华章公司原总经理、凤凰音乐剧公司原总经理许国平因犯挪用公款罪、职务侵占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。许国平从事艺术品经营20余年,自诩为玩转行业领域的专家,却“栽”在了自己经手的一幅古画上。

  凤凰集团是江苏省国有独资公司,凤凰艺术公司、凤凰音乐剧公司分别系其下属全资子公司和控股公司。凤凰华章公司则是凤凰艺术公司下属控股公司,主要从事艺术品经营业务。

  2019年底,常州市监委收到许国平涉嫌挪用凤凰华章公司大额资金的问题线索,然而经过初核,该线索查否。但核查人员发现,自2012年3月成立以来,凤凰华章公司共收到凤凰集团7000多万元的投资,购买了大量字画、书籍等艺术品,并将这些艺术品作为公司库存。至2018年被清算时,公司营业的6年间几乎没有售出记录,亏损了数百万元,账面十分蹊跷。

  明明从事艺术品买卖,却只买不卖,这家企业的生意经到底是怎么念的?核查人员决定对公司所有收购项目进一步深挖细查,随即,库存内价值最高的古画《铜官清远图》进入视线。

  《铜官清远图》系明代四家之首沈周的山水画,于2013年初被凤凰华章公司以1300万元的价格购入。然而,财务凭证显示,这1300万元分别支付给了陈某、文某、张某、周某。

  一幅古画怎会有四个卖家?经查,这四人中的陈某才是《铜官清远图》的真正卖家,文某、张某、周某均为许国平及其妻甘某的亲友。文某、张某名下的资金短期内便回到公司账上,而周某名下的152万元经多次取现转账,最终却全部转入甘某银行账户。许国平涉嫌侵吞该部分资金。

  不搞清楚《铜官清远图》到底价值几何,一切都是空谈。然而,卖家陈某一直定居国外,每年秋季才会回国参与艺术品竞拍。

  核查人员一方面持续关注陈某行踪,另一方面开始倒查许国平夫妻名下大额资金的来源及去向。经过海量的数据比对,另查出许国平利用经营管理凤凰音乐剧公司的职务便利,涉嫌挪用公款500万元用于个人炒股的犯罪问题。

  2020年10月,陈某回国,核查组及时找其了解情况。通过陈某的证言及其提供的原始合同和收款记录可见,当年《铜官清远图》的真实售价为1175万元,公司留存的1300万元的收购协议系许国平伪造。

  1300万元减去1175万元,被侵吞的资金应为125万元,怎么会有152万元进入许国平的腰包?

  2020年11月,常州市监委对许国平立案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。到案后,面对详实的证据材料,许国平很快便交代了实情,古画背后的几个谜局彻底清晰。

  原来,2013年后,艺术品行业开始走下坡路,凤凰华章公司前期收购的艺术品大量滞留在库存中。行业不景气,许国平的收入大不如前,他便打起了艺术品的主意。在与陈某签订了《铜官清远图》1175万元收购协议后,许国平借用三名亲友的名义,伪造了一份有“四个卖家”的合同,向凤凰集团申请款项1300万元。为了侵吞虚报的125万元,许国平设计了一出古画“局中局”,将自己侵吞公司资产的犯罪意图隐藏在伪造的假账之中。

  按照陈某要求,购买古画的款项将分几次付清。在其中一次支付过程中,许国平指使财务人员将该次款项支付给陈某及其余三个“卖家”。许国平原打算将文某、张某名下的资金作为营业收入流转回公司,而虚报的125万元另找机会转入自己妻子名下。然而他没想到的是,财务人员在做账时出了差错。

  “我原本只打算虚报125万元,谁知财务人员搞错了,把账做成了152万元,但那时我不敢提出来,怕再细究会被财务发现猫腻,就签字同意了。陈某的剩余款项后来也已全部付清……”许国平交代说。

  此外,调查人员还查清了许国平在负责收购宋版佛经《资福藏》的过程中,同样采取虚报冒领的手段侵吞公司资金200万元的犯罪事实。

  需要说明的是,许国平担任凤凰艺术公司、凤凰音乐剧公司管理层,均经过凤凰集团的发文任命,但其担任凤凰华章公司总经理并没有任命,而是采取与凤凰华章公司签订劳动合同的形式。因此,根据相关法律法规,许国平同时具备国家工作人员和非国家工作人员双重身份,其挪用凤凰音乐剧公司500万元款项的行为构成挪用公款罪,而侵吞凤凰华章公司352万元款项的行为构成职务侵占罪。

阜宁廉政网 © 版权所有  CopyRight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
主办单位:中共阜宁县纪律检查委员会  阜宁县监察委员会
地址:阜宁县香港路580号   苏ICP备20046902号-1